首页 > 法律是什么

结识19岁女生因醉酒开房,承认自慰否认发生关系一审被判5年,手机被警方暂扣能证明交往的微信被卸载

2020-08-04华商连线 A- A+

  开车送女生去长沙上学,吃饭喝酒,女生醉酒……7个月前,湖南男子肖某(化名)一审被以强奸罪判刑5年,但他否认趁人之危,坚称在和女方交往,令他困惑的是,能证明两人是情侣关系的微信聊天记录却莫名其妙被人卸载了。

  日前,提起被羁押的弟弟,肖某姐姐说,弟弟就是特别单纯、缺乏主见的直男,“对弟弟这样的一个男人来说,判5年,5年的青春就这么没了?”她认为这对弟弟很不公平。

  如今,案件面临二审,肖某的一审和二审辩护律师认为,长沙警方的相关鉴定结论可以证明肖某和女生之间没有发生性关系。

  30岁的肖某坚持认为自己和小婷是正常男女交往,并未趁小婷醉酒非礼>>>案发宾馆 男子结识19岁女生因醉酒开房被抓

  今年30岁的肖某在岳阳经营一家二手车店,和妻子分居多年。没想到意外结识在长沙上学的19岁女生小婷(化名)会给自己带来无妄之灾。

  肖某的姐姐告诉华商报记者,弟弟和小婷是在岳阳一派出所办理户籍证明时认识的,两人第一次见面就互生好感加了微信好友,之后像正常交往的男女朋友一样一起看电影、吃饭和游泳。

  2019年6月9日,小婷给弟弟打电话说她要返回长沙学校。“她是自己退掉了父母给她订的高铁票,说让我弟弟去车站接她送她到长沙。”

  肖某开车将小婷送到学校后,小婷邀请舍友一道和肖某吃饭。当晚9点,肖某约了朋友和小婷到长沙市开福区某酒吧喝了洋酒。因为小婷醉酒,他曾带小婷到医院醒酒,然后送小婷回学校。但校方工作人员说担心醉酒的小婷没人照顾出事,最终肖某让朋友帮忙订了酒店,才将小婷带到客房。

  2019年6月10日清晨五六点,小婷的父母从外地赶到长沙寻女,通过女儿舍友最终找到酒店。因为女儿手机关机,又发现女儿和肖某在酒店开房,认为女儿醉酒受辱,遂以女儿被强暴为由愤而报警。肖某被带到长沙市公安局开福区分局清水塘派出所接受调查,他称自己没有碰过小婷,只是自己有自慰行为,两人是谈“恋爱”,而且手机里有两人所有微信聊天记录,两人之前曾经聊天聊到凌晨2点多。

  但2019年7月长沙市公安局开福区分局的鉴定意见认为,对男女双方的血液和擦拭物等检材进行鉴定,女方当时所穿内裤斑迹检出人精液成分,分离所得DNA与肖某血样20个基因座基因型相同,其似然率为1.99×1028。在送检的肖某的指甲棉签擦拭物中检出的DNA与其自己血样20个基因座基因型相同,其似然率为1.99×1028。送检女方下体棉签擦拭物未获得男性生物成分DNA,送检的肖某下体棉签擦拭物检出混合基因型无法比对。

  案发次日小婷的证言称,6月10日下午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打点滴,医务人员从她体内提取了分泌物样品,后来母亲告诉她提取的样本和肖某的DNA吻合,证实他和她发生了性关系,之后母亲带她到公安机关配合调查。 >>>法院审理 男子否认趁对方醉酒非礼,一审被判5年

  两人共处一室,在客房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肖某带来牢狱之灾?肖某的辩护律师表示,在会见肖某时,肖某否认趁对方醉酒失去意识实施非礼。

  肖某的辩护律师介绍,当晚肖某把小婷背到宾馆,小婷醉酒呕吐,衣裤被吐得很脏。肖某把小婷放到床上拿毛巾帮她擦拭。肖某承认当时有自慰,还随手拿毛巾给自己也擦了擦,但是当时确实没有发生关系。他帮她穿好裤子,把毛巾放回到卫生间,因为床上也是湿的,怕她掉下来,他就搬沙发睡在旁边,照顾她。

  次日一大早,小婷的父母就找到酒店来,小婷的爸爸亮出警务人员身份,把肖某叫出来,情绪激动地动手打了肖某的头部,肖某就提出来要他们报警处理。小婷的父亲在长沙市开福区民警到来之前把房间里外前前后后看了几遍,卫生间都翻了好多遍,开福区出警民警并没有提取卫生间的毛巾。现场拍了照片也没有作为提交作为证据。

  肖某当时整个人都懵了,因为女生父亲的特殊身份,他感觉自己说不清楚,并受到诱导说在女方身上检测出他的DNA。

  肖某的辩护律师介绍,从立案到报捕,再到移交检察院起诉,肖某感觉自己有口难辩。一审开庭开了两次,但一直没判决,拖到2020年1月,长沙市开福区法院以强奸罪判处肖某有期徒刑5年。 >>>律师观点 定罪内裤的真实性、合法性、无法保证

  肖某的辩护律师认为,案件很多证据有问题。首先,小婷父母打电话报案时并不知道两人是否发生了关系。2019年6月10日,小婷母亲跟女儿说鉴定出肖某的精液,但鉴定样本是在6月11日才送过去的,6月23日才出的结论,不知道小婷的母亲如何提前获知结论的,存在主观臆测之嫌。

  其次,肖某手机里微信被人卸载,能证明两人在交往的关键证据丧失。

  案发次日上午,肖某被长沙市公安局开福分局民警带到清水塘派出所讯问。肖某再三解释,两人在交往,手机微信聊天记录有两人交往的经历,两人相互爱慕,之前曾经有一天晚上聊到凌晨2点钟。当时民警就要了肖某的手机密码,并写在手机背后,民警也查看了微信聊天记录。

  “案发两个多月后,我从派出所民警手里取回了手机,但发现微信已经卸载了,找了专业人员也无法恢复。”肖某的辩护律师表示:“肖某一进派出所手机就被收走了,警方当时还查看手机很长时间,但最后能证明两人是‘情侣’关系的微信却被人卸载了,而且当时警方扣押肖某的手机也没有合法手续。”

  更令人感觉蹊跷的是,“案发当天就把他控制起来,但到第二天又把人放了,后来又把他关进去。”

  肖某的辩护律师表示,肖某身高1.8米,经营一个二手车店,人长得还可以,肖某称女孩对他有好感才加了微信。“两人聊天甚至聊到凌晨2点。”但令人不解的是,能证明两人之间关系的手机微信居然被卸载了。

  肖某的辩护律师指出,定罪证据内裤是小婷父亲提供的,没有其他证据相印证,据以定罪的内裤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法保证,应作为非法证据排除。

  “作为警务人员,他提供的内裤连照片也没有,而且也没有让女儿签字,更没有经过肖某本人辨认。”肖某的辩护律师表示,小婷的父亲作为利害关系人如何保证依法提取证据并交给办案机关,又如何保证内裤提取前没有被污染,该案的关键证据女方内裤提取程序严重违法。 >>>审查论证 委托法医学书证结论:没发生关系

  肖某的辩护律师告诉华商报记者,“我问过很多的法医意见,长沙警方的鉴定结论也不能证明两人发生关系。”

  肖某的辩护律师所在的湖南三浦律师事务所委托北京某中心作了法医学书证审查论证,结论是两人性器官没有接触,没有体内射精。

  华商报记者注意到,这份法医学书证审查认为,在大多数性犯罪案件中,在混合斑中检测出嫌疑男性遗传标记即可为案件提供证据,但有些案件需要对混合斑中女性成分作出个人识别,例如床单上的混合斑痕,若能够同时检测出与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相同性别的遗传标记,则可以确定案发现场,如果从犯罪嫌疑人下体拭子或者冲洗液中查出被害人的基因型,则是证明嫌疑人是涉案人的有力证据。本案女方案发时所穿内裤斑迹人精液PSA检验结果为阳性,但DNA检验仅检出肖某的基因座,说明不是两个人的混合斑;在女方下体棉签擦拭物中未获得肖某的生物成分DNA,在肖某指甲棉签擦拭物、其下体棉签擦拭物也未获得女方的生物成分DNA,证明两人的性器官没有接触,且没有体内射精。案发之初尚未进行有关物证检验,所谓“下体内提取的样本和肖某的DNA成分吻合,证实发生了性关系”是不真实的,由此可能误导侦查方向、案件定性。

  肖某的辩护律师介绍,小婷父母比较生气的是案发当晚,女儿的手机关机,他们非常担心女儿遭遇不测。“但据我了解,手机是小婷自己关掉的,并不是肖某关机的。”当时,小婷的父亲去酒店出示了警官证,亮明了警务人员的身份,说胆子好大,连我的女儿都敢碰,当时情绪激动还打伤了肖某的头部,但小婷的母亲证言说是肖某自己撞墙造成的。

  肖某的辩护律师曾提交申请要求调取宾馆的监控,但是警方一直都没有调取,如果能调出来,就能证明是谁动手打人。后来据其调查,宾馆的监控只保留一个月或者两个月。

  “现有证据不能证明他俩发生了关系,假使推测两人发生关系,也是女方自愿的,两人有感情基础,但对方父母就觉得女儿被人欺负,所以就报警,他其实并不是违背女方的意愿,其实他当晚就不敢做什么,他说当时他就没有那个意图。”肖某的辩护律师遗憾地表示,最终长沙市开福区法院一审还是这样判了。“证据不足,事实不清,肖某自己也认为自己有点冤。”

男子结识19岁女生因醉酒开房,承认自慰否认发生关系一审被判5年,手机被警方暂扣能证明交往的微信被卸载

  肖某的辩护律师认为,肖某比女方大10岁,女生当时19岁,而且肖某结了婚,肖某与妻子是有名无实的事实婚姻,但毕竟有老婆,还在外面这样,当然肯定也要受到道德的谴责。但是不应该因此就罔顾事实和证据,降低证明标准而作出不客观公正的判决。

  法医学书证审查论证结论认为两人未发生性关系 >>>微信记录 对醉酒呕吐女生不知所措求教朋友

  “她在打嗝,没事吧,她又吐了……”华商报记者获得的案发当晚肖某和朋友之间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肖某曾回复朋友说他在医院,朋友说不洗胃的话会伤身体,要照顾好小婷。当时面对醉酒呕吐的小婷,肖某不知所措,曾向朋友求教。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肖某曾向朋友表示,“我不想趁人之危,但是她裤子湿了,我又不敢动,我不想动……我把她的裤子洗洗,如果明天她问的话,你跟你妹子就说是她帮她脱的……看着令人心痛,她衣服都吐脏了,我该怎么办……”

男子结识19岁女生因醉酒开房,承认自慰否认发生关系一审被判5年,手机被警方暂扣能证明交往的微信被卸载

  聊天记录还显示,2019年6月9日零点50分,肖某曾问朋友:“她手机一直在响,我不敢接,接还是不接?”朋友曾建议他不要接,说接别人电话不好。估计,当时的情况下即便是肖某接听了小婷父母的电话,他也不好说什么吧。

  案发当晚,肖某与朋友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肖某对醉酒呕吐的小婷不知所措,曾向朋友求教 >>>递交控告 违法卸载微信是故意毁灭刑事证据

  “非法扣押手机是第一错,违法卸载微信更是故意毁灭刑事证据,性质恶劣。法律对手机等涉案物品是有规定的,肯定是不能卸载的,我们已经投诉到湖南省公安厅。”

  肖某的律师表示,肖某的微信记录里面有肖某很多借贷等经济往来记录,所以其本人是不会删掉的,而报案后派出所审讯时民警还看了他的手机很久,说明微信记录那时还有,但肖某费尽周折拿回手机后,才发现微信被卸载了。

  肖某的姐姐向华商报记者证实,前不久,她已经向湖南省公安厅信访部门递交了控告信,而且湖南省公安厅已经受理,目前正在等待调查结果。肖某的辩护律师表示,案件二审不日将在长沙市中院开庭审理,非常期待能公平公正地审理。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小婷目前已被父母看管起来,不让人跟她接触,其父母很反感媒体采访,甚至还“建议”被告人一家不要向媒体反映。

  日前,华商报记者联系上负责办理此案的长沙市公安局开福分局清水塘派出所一位领导,他承认所里办过此案,“我要调走了,具体要到所里去问下情况。”

  当时调查案件过程中谁暂扣肖某的手机并卸载微信?这位负责人称:“具体要问办案民警,当时是办案民警在负责。”其还否认认识小婷的父亲,“我不认得他。”

  华商报记者随后多次联系该所一位办案民警,起先电话接通后,对方自称是民警的家人,民警并不在家,让记者拨打办案民警的另一个电话,但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随后,对方提供了另一部手机号码,但记者拨打发现已转至秘书服务。截至记者发稿时,这位具体办案民警也未回复记者发去的短信。 >>>家人操心 男子母亲瘦30斤,女方家人不谅解

  肖某的姐姐告诉华商报记者,1990年出生的弟弟是在长沙出的事,弟弟和弟媳2015年结婚后一直分居,“他们有一个儿子,一直跟着奶奶生活。他俩结婚至今几乎都没在家里,夫妻感情不好,可能双方共同都是为了这个孩子才在一起。”

  “我弟弟是一个单纯的人,比较笨的,脑袋不会转弯,小时候一直是我在保护他,他小时候非常老实,长大结婚以后我就不再管他,但他没有主见,以前在学校上学吃饭,包括买衣服都是我帮他弄好,他什么心都不操,但他并不是那种花心的男人,特别是有了侄子以后……”

  但现在弟弟犯事之后,让家人操碎了心,母亲为弟弟瘦了30多斤。肖某的姐姐说,弟弟的经济状况一般,每月收入不稳定,“有时一两千,高的有一两万,卖二手车也要靠业绩,他只是一个很小的合伙人,基本每月不到一万元的样子。”

  肖某的姐姐说:“今年我最后一次去找小婷的家人,希望能签谅解书,但是小婷的家人表示不会原谅,还说我在做梦……事情闹成这样,我觉得这样对我弟弟很不公平。”

  肖某的姐姐的介绍,“这个女生一直让我弟叫她‘小仙女’,这样的昵称都有,据弟弟的朋友说,2019年6月8号,她给我弟弟打电话约游泳,他们俩还有我弟弟的朋友一块儿去游泳,在泳池里她还抱我弟弟。”她认为小婷也有问题,“双方都有错,一个巴掌拍不响,当时也是他女儿打电话让我弟弟去长沙,并不是我弟弟非要带她去的,是她自己退了高铁票,让我弟弟开车送她到长沙的学校,而且在车上,她妈妈准备好的切好的西瓜,她还喂我弟弟吃,我弟弟的朋友说他俩秀恩爱,她还说要给我弟弟的朋友介绍女朋友……”

  肖某的姐姐表示,这些方面弟弟的朋友可以作证,但是一审法官并不相信这些,也不让弟弟的朋友出庭作证,虽然当时律师让弟弟的朋友写了证词,但是法院根本不收。

  日前,华商报记者联系肖某的朋友彭先生,他证实,“我只见过她两次,但他俩确实走得比较近。”

  另一位姓彭的先生和胡先生同样向华商报记者证实,肖某去年6月9日开车去长沙,彭先生和一位朋友坐在后排,肖某开车,女孩坐副驾驶。“在车上她喂西瓜,就是打包切好的西瓜,拿塑料叉子叉着喂他,两人还牵着手,当我们的面秀恩爱,能看出两人是‘情人’关系。据说是小婷退了票,然后一起坐车去长沙,到学校以后还去酒吧玩。”

  胡先生还表示,“车上两人是‘情侣’关系,所有情侣该做的事情都做了,显得很亲密,好像她也谈到要介绍女同学给我认识。”华商报记者 李华 编辑 陈有谋

精选精彩评论/登陆才可以发表评论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