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农权图书 >  李久明案非法取证

正文字体:

二级警督婚姻越位

李久明案非法取证


  李久明,二级警督,1965年1月出生,中共党员,冀东监狱二支队政治 处主任。李久明与王忠和、宋淑丽夫妇是多年的同事,但同时,对夫妇二人来 说,李久明还有另外一层身份一是宋淑丽的妹妹宋淑红的情人。

  在外人看来,李久明有一段幸福美满的婚姻。他的妻子名叫张芳涛,在这 里的一个盐场工作,其父母都是冀东监狱的老干部。

  1987年,经人介绍,李久明与张芳涛相识。那时,李久明刚从河北滦县 师范学校毕业,在唐山的一所普通中学当老师。文质彬彬、书卷气息浓厚的久 明让生性泼辣、为人豪爽的芳涛一见倾心。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两人确定了 恋爱关系。虽然久明爱安静,平时寡言少语,而芳涛好热闹,平日热情活泼, 但性格互补的两人却都在对方身上看到了深深吸引彼此的闪光点。时间不长, 久明和芳涛便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婚后不久,深爱丈夫的芳涛就托父母费 尽心力地把久明调入冀东监狱工作。久明当上警察后,夫妻俩的小日子开始蒸 蒸日上。

  然而,美中不足的是,久明和芳涛一直很想要个孩子,但不知什么原因, 芳涛就是怀不上。无奈,两人只好从久明的亲戚家抱养了一个。对这个可爱的 男孩,芳涛视如己出,一口一个“咱儿子”叫得情真意切。小两口的日子虽然 过得平淡,但也算幸福甜蜜。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久明无意间发现芳涛在婚前隐瞒了年龄,实际年龄足足 比自己大5岁。他感觉“被骗” 了,对此事怎么都难以释怀。于是,久明像变 了个人似的:他开始把没有孩子的责任归罪于芳涛,常常借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儿吵架,把生活的重心全部转移到工作上,很少关心家庭,刻意冷落妻子。而 对这一切,全心全意爱着丈夫、心心念念顾着小家、有时过于大大咧咧的芳涛 却毫无察觉,只以为久明是因为工作强度大、事业压力重才无暇顾及自己和孩 子。

  颇有才华、沉稳内敛的久明事业上进步很快,不久就当上了冀东监狱二支 队的政治处主任,挂上了二级警督的警衔,可谓一帆风顺。对于久明工作上的 成绩和政治上的成熟,一直任劳任怨操持着家庭的芳涛总是自豪地说“这军功 章可也有我的一半”。对于妻子的这句玩笑话,本来内心深处的那个疙瘩就没 有解开的久明很不爱听,有一次甚至说出了 “你有什么军功章?你连孩子都不 会生!”这样颇为过分的抱怨话。这句话深深刺痛了芳涛的心,她感到委屈极 To与此同时,芳涛也第一次感到了危机,她突然意识到丈夫似乎变了。至此, 外表看起来恩爱如故、琴瑟甚笃的夫妻二人,实际上却开始逐渐生分起来。而 正好在这时,宋淑红,一个既聪明又颇有野心的女人出现在了李久明的面前, 引发起一场旷日持久的家庭风波。

  宋淑红的丈夫贾小连是李久明的同事。1998年春节期间,在贾小连承包 的一家饭店的开业宴会上,李久明认识了宋淑红。一边是一直认为自己的婚姻 很不幸福、长期没有感情寄托的李久明,另一边是深深被李久明的文雅举止和 书生气度折服、对他频频暗送秋波的宋淑红,故事的发展可想而知,两人“顺 理成章”地擦出了感情火花。接下来,李久明“毫无悬念”地跨过了婚姻的 既定轨道,背叛了芳涛和他们的家庭。巧合的是,几个月后,贾小连因为突 发疾病意外身亡,宋淑红以干部遗孀的身份被照顾到李久明所在的冀东监狱 二支队的图书馆工作。这样一来,两个人走得更近了,秘密幽会的次数也愈 加频繁。但为了顾及影响,两人的关系被李久明严密保持在“地下”,不为任 何人所知。

  不得不感慨,李久明的“保密功夫”实在高超,作为妻子的张芳涛对丈 夫的所作所为没有丝毫觉察。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芳涛发现,家里时常 会接到莫名其妙的“无声”电话,丈夫的手机话费也陡然暴涨了许多,有时, 他还会躲在厕所和阳台煲电话粥。纵然芳涛是个粗线条的人,但凭着女人特 有的敏感和直觉,她隐约察觉到,丈夫在外面似乎有了别的女人。然而,在 李久明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的搪塞和掩饰下,绝对信任丈夫的芳涛并没有深 究下去。

  而宋淑红渐渐不满足于自己与李久明这种偷偷摸摸的“地下”关系,她想 和李久明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于是,她提出要李久明和张芳涛离婚, 和自己结婚。但对李久明来说,他之所以对婚姻不忠,从某种意义上说其实是 为了 “逃避”家庭、“报复”芳涛。真的离婚?李久明从来没有想过。所以, 对宋淑红的这个要求,李久明迟迟未做表态。他的迟疑态度让宋淑红内心很不 安,她害怕李久明有一天会离开自己。为了尽快“完全且正式地”得到李久明, 2002年初的一天,宋淑红竟然把电话直接打给了张芳涛的父亲。宋淑红对老 人挑明了她跟李久明之间持续了 4年多的情人关系,直言李久明根本不爱张芳 涛,是顾及家庭的责任和双方的面子才勉强维系着这份名存实亡的婚姻。她甚 至让老人出面做女儿的思想工作,劝她和李久明离婚!直到这时,芳涛才从老 父亲那里得悉了丈夫出轨的事实。

  这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让芳涛痛不欲生,她实在不能接受自己十多年来含 辛茹苦相夫教子换来的竟会是这种结局。气头上的芳涛也曾想过“一哭二闹三 上吊”,不顾一切地和情敌拼个鱼死网破。不过,待情绪平稳下来之后,这个 善良宽厚的女人还是决定以大局为重、为丈夫的仕途着想、从孩子的角度出发, 她没有找宋淑红撕破脸,没有请亲戚朋友来评评理,更没有到丈夫单位反映情 况,她只是静静地对李久明讲述这些年来生活的点点滴滴,回忆从清贫日子一 路走来的不容易,流着泪劝丈夫回头。见芳涛哭得伤心欲绝,想想妻子的深明

  大义,反观情人的无理取闹,李久明答应和宋淑红断绝关系。

  但不久后,芳涛发现丈夫还是经常背着自己偷偷和宋淑红来往。她非常生 气,一连摔坏了丈夫的两部手机,甚至摊牌向李久明提出了离婚。这一下,李 久明慌了,他死活不同意离婚,反复向芳涛发誓,让她“再给自己一点时间”, 他一定会将此事妥善处理好。在丈夫的苦苦哀求、诚心悔过下,芳涛再一次心 软了。

  可是,虽然这一边的李久明已下定决心不再继续玩婚外恋这种危险的游 戏,但那一边的宋淑红怎么肯轻易放手?她不断在半夜三更打电话给李久明, 找各种借口骗他出来幽会……无奈,李久明只好找到王忠和、宋淑丽夫妇,请 他们帮忙劝阻宋淑红。但是没有想到,李久明越是疏远和冷落,宋淑红就越 是失去理智,行为更是一次比一次过激。2002年5月的一天,凌晨5点多钟, 她跑来李久明家,用石头砸他们家的窗户玻璃。6月一个雨夜的零点时分,她 竟然爬上了李久明家的阳台护栏。不久后,她开始给张芳涛及其父母打恐吓电 话,还数次把芳涛的自行车胎扎破。7月初的一天,她甚至在李久明家门外放 了一把火。这一次,忍无可忍的芳涛终于爆发了,这个骨子里带着一股刚硬劲 儿的女人选择向冀东监狱的保卫部门报了案,并且打电话给宋淑红的父母让他 们“管教好自己的女儿”,不然,“杀了你们全家”。


上一篇:监狱干警家遭血洗 目录 下一篇:遭遇嫌疑虎落平阳

打赏

精选精彩评论/登陆才可以发表评论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Copyright 农权法律网 www.nmq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3065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