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是什么

河北女企业家质疑招标造假获刑:再审开庭,我不恨谁,但怕了熟人,如获无罪,希望追责

2020-10-16潇湘新闻 A- A+

  秦皇岛中院:张艳敲诈勒索罪一案,今天(10月15日)开庭.

  张艳是河北军之友装具有限公司董事长,因2017年对招标造假提出质疑,后被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

  判决书显示,2017年10月,军之友公司参与招标时,因怀疑其他公司涉嫌围标串标,向采购单位提交质疑函。后中标公司负责人张某主动联系张艳要求撤销质疑,协商时张某答应赔偿军之友公司120万元。由于赔偿款未按约定时间给付,张艳发短信催要成功,后对方报警。

  潇湘晨报记者了解到,一审宣判张艳无罪后,秦皇岛海港区检察院抗诉,理由是原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秦皇岛检察院支持抗诉。

  今年3月25日,秦皇岛中院二审判张艳犯敲诈勒索罪,有期徒刑3年,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后生效。

  9月4日,秦皇岛中院给张艳送达河北高院裁定书:张艳犯敲诈勒索罪的主观故意不清,撤销秦皇岛中院二审判决,发回秦皇岛中院重新审判。

  日前,张艳的代理律师朱孝顶收到秦皇岛中院的出庭通知书,此案再审开庭时间为10月15日。

  张艳告诉潇湘晨报记者,她坚信自己是无罪的,心情激动,期盼再审的到来。“就盼着这一天赶紧到,想快点结束,好全身心投入工作,回归生活。”

  股东在取保状态,对企业影响很大。“我现在没办法,只能等宣判无罪这一天的到来。为了养活员工,我们公司只能给人家做点二手的活。我把房子都抵押了,现在还挺着,争取拿到无罪判决,我企业应该就好转了。”

  对话当事人

  【1】期盼再审

  潇湘晨报:你现在在哪?

  张艳:我在秦皇岛,单位总部,现在基本上都在厂里住。

  潇湘晨报:近期状态怎么样?

  张艳:压力挺大的,精神状况不是特别好。因为我的案子,企业经历了一场风波,很多事情都还在处理,遗留了很多问题。

  潇湘晨报:再审的日子定下来了,心情如何?

  张艳:10月9日拿到的通知,15号开庭,上午开庭前会议,下午开庭再审。心情挺激动的,就盼着这一天赶紧到。我认为自己是完全无罪的,想快点结束,好全身心投入工作,回归生活。

  潇湘晨报:你对接下来改判无罪有信心吗?

  张艳:我觉得正义来得晚了一点,但终归会来。

  【2】质疑招标

  潇湘晨报:当初是怎么发现招标有问题的?

  张艳:2017年10月份,企业的销售团队找到我,说他们在一次单位的招标中没中标。我第一反应是这个问题确实挺大的,我们的企业做精品做了二十几年,产品质量好,交货速度也都非常快,各方面资质不差,还比人家低了200多万,却没有中标?

  潇湘晨报:问题在哪?

  张艳:后来我重新把文件看了一遍,就发现这里面问题很多,我们主要对三个问题提出质疑。一是价格呈阶梯性报价,二是围标串标,三就是招标文件里直接出现了中标单位的名称,这有指定性嫌疑。

  潇湘晨报:然后呢?

  张艳:我跟员工商量,为了维护自己企业的利益,你们想怎么做,他们说想行使质疑权利,我就同意了。整个过程完全是以公司的立场,并不是说我个人或者私下怎么样。

  【3】同学上门

  潇湘晨报:后来怎么变成涉嫌敲诈勒索?

  张艳:招标公司接到有人提出质疑,7天之内就要下来查,完了招标单位要给出答复。但这个事,我们一质疑,预中标公司的负责人张某就知道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然后他就一直找我。

  到了第5天,他就疯狂给我打电话,我始终没接。第6天下午,他就给我发个短信,说张艳你好不了了。当时我看那短信就挺莫名其妙,我回了个短信说,你把事情弄清楚再说。次日晚,他就找到一个共同的同学,直接到我家里来找我。

  潇湘晨报:你们是同学?

  张艳:是的,我们是小学、中学同学,太熟悉了。所以他一开始找我,我也想避嫌。当晚说老同学好久没见面了,也没说这个事,我也没主动说是我们公司质疑的。后来他说他们有内部消息,我才承认。

  后面他就一直找我,让我把质疑撤回,条件是给我们公司一笔钱。我碍于同学面子,一下心软,就答应。他联系上我以后,就说要见面谈谈这个钱怎么给怎么付,到我们单位来谈一下。

  【4】撤回质疑

  潇湘晨报:谈得怎么样?

  张艳:他公司来了两个人,我们公司也不止我一个人在场。他带了协议,说分两次,一次30万,一次90万,但当时双方都没签,就说是君子协议,谈的时候我们还有说有笑的,说反正大家都认。我们公司就把120万的欠条打给他。

  后面我发现书面质疑的撤回期限到了,我又专程去采购站,口头让撤回。采购站有记录。

  潇湘晨报:对于参与竞标的公司来说,撤回质疑会造成哪些影响?

  张艳:为了这个事,我们公司也算是违背当初的质疑,信誉受到影响。我们在这家单位以后投标估计都没戏,对公司损失是非常大的。再者,给我自己更是带来了莫须有的罪名。

  潇湘晨报:为什么张某这么重视,愿意花120万让你撤销质疑?

  张艳:如果不撤,这对他们公司今后发展非常不利,相当于这个企业进了招标单位的黑名单。当时我心太软,就觉得大家都是做企业的,算了。我们单位的人我还得做工作,做销售的要拿业绩,这样一来,我等于把销售的业绩都给毁了。

  我真的是两头都不讨好,还把自己给害成个“敲诈勒索”。我现在就是非常后悔。当然我也相信法律是公平公正的,我相信社会。

  【5】怕熟人了

  潇湘晨报:被抓时是什么情形,谁报的警?

  张艳:2018年3月份,他欠我们公司的90万已到期两三个月了,还没还。他说,你看,我也没中到标。但上一年他找我谈撤质疑时,我就说这个标可能要废,他当时说就往废了干,态度还挺好的。

  潇湘晨报:后来态度变了?

  张艳:对,他态度突然就变了,打电话一遍遍骂我,说是我的问题,导致他没拿到这个标,说我想要钱就给他低个头。我说是你欠我钱,不是我欠你钱。后来我被他激怒,情绪特别烦躁,就说行,我不跟你骂,明天这钱你要是不给我到账,我就把你造假的东西发群里。

  潇湘晨报:怎么拿回那90万?

  张艳:他先给我们销售副总打电话,说要把欠我们公司的钱还了。还说刚好有现金,最好让张艳亲自来取一下,同学好久没见,前两天闹得不愉快,想见面聊聊,谁也别生气了。他是这么说的,让我去。

  然后我就去了,到那我说咱俩聊聊,他说改天,钱我先拿回去,把收条给他。我在街边就打好收条给他了,给完他就报警了。我现在觉得他就是故意的,挑战我的底线,激怒我。也不是给不起这个钱,非要别扭一下,很奇怪。

  潇湘晨报:对熟人有什么新认知吗?

  张艳:真的怕了,对熟人怕了。人家讲慈悲为怀,我一直都挺善良,为什么还会碰见这个事?后来别人说我的慈悲发错了,我是纵容坏人在做坏事。

  【6】愧对女儿

  潇湘晨报:什么时候被刑事拘留?

  张艳:2018年4月16日被刑事拘留。警察传唤我,问了我两句话,“你收到一个30万没有?”我说收到了、“你收到一个90万没有?”我说收到了。做完体检,吃完降压药,我就被关进看守所。

  潇湘晨报:你担心自己会面临很严重的刑罚吗?

  张艳:我坚信自己是无罪的。

  潇湘晨报:拘留关押了多久,什么时候取保候审?

  张艳:在看守所待了336天,每天都数着日子过,真的很煎熬。获得取保候审,是一审无罪判决后。检察院如果不抗诉,我就是真的自由了。检察院抗诉,我就办取保。

  潇湘晨报:当时怎么跟家人交代?

  张艳:家人都蒙了,我姐给我管仓库的,一个外人都不接触。我哥哥脑血栓,母亲80多岁。我女儿那时还在上大学,8岁时父亲癌症去世,后面是她从学校回来,帮我找的律师。还有人建议我找关系,我说我正正当当的,不需要走后门。

  潇湘晨报:拘留期间家人是不是很担心你?

  张艳:我女儿2018年6月刚好本科毕业,本来我打算参加她的毕业典礼。因为我姑娘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所有的家长会毕业典礼我都没参加过,真的特别愧对孩子,就想着大学毕业一定要去。

  当时律师带信过来说她不想读书了,大学毕业就不想再上,因为要跑我的事。我看了信之后情绪特别不好,就跟她说,你要是不去读研,你们谁也不用给我找律师,我就不出去了。

  后来有一天律师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女儿考上东京大学研究生了,我当时特别感动。我为啥在里边那么坚强,就想无论怎样,一定要无罪出去,给我姑娘一个交代,是女儿给了我力量,给了我决心,能继续和30多个人挤在这45平方米的地方坚持下去。

  【7】打算追责

  潇湘晨报:一审宣判无罪时,心情怎么样?

  张艳:那天我就有感觉,我今天好像要出去。下午5:00的时候,我从看守所门出来,我女儿从日本赶回来,坐的车刚好开到看守所的门口。当时我就对自己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要拥有阿Q精神。获得自由没几天,检察院抗诉,我就办取保等第二次判决。

  潇湘晨报:后来二审判听到判3年,会难以接受吗?

  张艳:当时我也是有心里准备的。只要我人在外面,我的企业还能活,我身边的这些员工还能生存就行了。

  潇湘晨报:这两年半因为打官司,生活和工作受到了哪些影响?

  张艳:因为我做的产品,资质审查很严。股东在取保状态,年审都不能审。我现在没办法,只能挺着等宣判无罪这一天的到来。为了养活员工,我们公司只能给人家做点二手的活。养活他们的言外之意,工厂的一些费用都得我自己开,我把房子都抵押了。现在我还挺着,争取拿到无罪判决,我企业就好转了,困难只是暂时的。

  潇湘晨报:若获得无罪判决,之后有什么打算?

  张艳:获得自由后,首先是盘活企业,其次是追责。我不恨任何人,但是追责是必须的,不能让无罪的人无辜关押近一年。

精选精彩评论/登陆才可以发表评论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