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纵横 > 生活与法

国考第一名缘何被投毒?

2020-06-30青剑 A- A+

  2018年3月18日上午,北京警方接到匿名举报电话,称顺义区某公司员工徐原吸毒。随后,民警在徐原的工作电脑键盘下起获一袋冰毒,并送徐原去医院检测,果然发现其尿液中含苯丙胺和甲基苯丙胺成分,违法行为“证据确凿”。

  然而,徐原坚决否认自己吸毒。公司领导和同事也力证他的清白。而且徐原毛发检测的结果也显示阴性,这意味着他没有吸毒史。就在民警调查期间,国家公务员招考工作人员打电话询问警方:“徐原是不是因为吸毒被抓?”

  随着警方侦查的深入,事件的真相浮出了水面……

  国考圆梦一步之遥:编外女教师怀遗憾

  1982年出生的万琳,是湖南省湘潭市人,2006年大学毕业后,她在一所乡镇中学做了编外教师。

  当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是万琳从小立下的志向,也是她钟爱的职业。

  2002年高考,万琳考的是文科类,语文和英语的考分都说得过去,但因数学成绩过低,她最终在第三批次被一所普通的师范院校录取。大学毕业后,万琳不愿意再考研究生,考编制内教师又失了手。2006年12月,父亲万新荣告诉她,离市区不远的乡镇中学急需一名编外教师,万琳认为自己好歹是正规师范院校毕业,做编外教师太没有面子,万新荣劝道:“先干着再说,等有了教学经验,将来考编的机会多呢。”

  抱着练练手的态度,万琳应聘上了岗,在学校教初中语文。不久,经人介绍,她嫁给了在湘潭市国有企业上班的王强。之后又怀孕生孩子,放弃了两次考编制教师的机会。

  尽管万琳在教学上比较尽心,但工资和福利待遇要比有编制的教师相差一大截。有一次放暑假,学校组织教职工旅游,编制教师全部公费,而编外教师却要交一半费用。万琳觉得不公平,气得没有参加。此后,她下决心要考上编制。

  从2010年开始,万琳每年都要抽出时间和精力扑在考公务员和考有编制的事业单位上,每次考试都要折腾一段时间。在备战迎考期间,万琳对抚育儿子和家务事全部“大撒把”。而丈夫王强通过努力,已被提拔到中层领导岗位,平时工作比较忙,只有让自己的父母接送照料上幼儿园的儿子。

  由于太在意得失,万琳每次笔试或者面试的临场状态都不太好,结果屡战屡败。她还因为没有考上而对丈夫大发脾气,王强多次劝她放弃考试,安心工作,万琳不仅听不进,仍继续把气撒在他身上,导致夫妻感情日益淡漠。2015年年初的一次省考,万琳觉得又考砸了,回家就与丈夫大吵一场,王强的母亲为儿子打抱不平说教了几句。万琳认为连家里人都因为她没有编制而看不起自己,发生婆媳冲突。2015年10月,王强与万琳协议离婚。

  万琳决心参加国考,一鸣惊人。2016年、2017年国考,她均以数分之差名落孙山。2017年10月30日,网上发布国考公告,经反复比较斟酌,万琳报考了在北京的国家直属机关。在网上提交了报名表后,万琳考虑到,过了2018年,自己就35岁,再也没有考编制的机会了,为确保万无一失,万琳向学校请了长假,背水一战。

  这次笔试,万琳十分顺手,以第二名的成绩入围。2018年2月末,万琳前往北京参加了面试。面试的过程中,她的自我感觉还不错,心里巴望着笔试第一名不如自己,索性继续租住在旅馆,留在北京打听消息并等待结果。3月7日,万琳第一时间得知自己的总成绩仍是第二名,而招录单位只有一个职位,她彻底绝望了。

  执念难弃放出大招:雇“男公关”千里奔袭

  再过几个月,万琳的年龄就超过了35周岁。无论考公还是考编,连报名资格也失去了,她将终生与编制无缘。万琳连连叫苦。而她再也接受不了做编外教师的现实。为了考编制,她的家也散了,一旦放弃了教书工作,自己的出路又在哪里呢?

  万琳连续两天躺在旅馆的床上苦思冥想,忽然脑洞大开:假如第一名放弃这次机会,我不就稳操胜券了吗?于是,万琳通过种种途径打听到,她的实力对手名叫徐原,是一位26岁的年轻人,目前在北京顺义区农产品公司上班。

  3月10日,万琳辗转了几路地铁,赶到农产品公司,刚准备向门卫打听徐原,却看见了公司正在招聘员工的公告。她立即改变了主意,到商业中心买了一身职业女装。第二天上午,她出现在农产品公司人力资源部,声称报名应聘线上营销的岗位。人力资源经理蒲力热情接待了她。

  因公司急需用人,蒲力当场表示让万琳填了简历,中午又带着她在食堂吃饭。吃饭过程中,万琳说她和徐原一起参加的国家公务员考试,徐原第一名,自己是第二名,还问了徐原在单位的表现,“他在不在单位,我向徐原讨教讨教面试的经验”。蒲力告知说:“公司准备搞一个农产品展销会,小徐在会场上忙着呢。”万琳向他要了徐原的手机号码。

  3月12日,万琳打电话给徐原,自我介绍一番后说:“祝贺你,我这次没考上,能不能见个面请教,打算备战下次考试。”徐原正忙于手头上的工作,还没有顾得上过问国考面试的结果,听闻自己综合排名第一,内心十分欣喜。但在电话中,他谦虚地说:还没到最终结果呢,工作实在太忙,没空见面。徐原礼貌性地向万琳表示抱歉。

  此后两天,万琳多次打电话约徐原出来吃饭,徐原均婉言谢绝。在此期间,徐原的手机还收到过一条匿名短信,对方称是其他考生的家属,说如果徐原这次愿意主动弃权,可以付给他重金酬谢!徐原错愕,当即回短信表明了拒绝的态度。

  想着自己好不容易考得这么好,还被徐原挡了道,万琳很不甘心。回到湘潭市后,她没有回家,独自住在酒店,内心惋惜不已,哀叹自己运气不好:如果没有这个竞争对手就好了!万琳上网逐条对照公务员的录用要求,忽然又把希望寄托在“政审不过关”上。无意中她在酒店看到了一张提供卖淫的小卡片,上面有男“公关”的联系方式,便心生一计——何不雇对方去顺义引诱徐原嫖娼呢。于是,她当即拨打了卡片上的号码,说自己想租个男友回家给父母看看,要找一个有大学文化的人。

  3月13日上午,一个名叫周波的男子联系上万琳。两人在酒店见了面,万琳说,在北京顺义区农产品公司工作的徐原,在感情上伤害了自己的妹妹,让周波去北京调查徐原有没有违法乱纪的问题。如果没有,“你就想办法搞点事情出来,然后举报,让他吃吃苦头。”周波正是发小卡片的男“公关”,刚刚入行,还没有做过什么“业务”,见这个女雇主是让他做别的事,正欲开口推辞,却听见女雇主的许诺:“就几天工夫,去北京的车票和吃住我全包了,另外每天给你1000元的酬劳。”这让他顿时心动,周波试探问:“这个事情该怎么搞?”

  万琳沉思片刻,说出了她的计划:“你先假装到农产品公司应聘,然后与徐原套近乎,带他去嫖娼。”还要求周波在一个星期内搞定。周波觉得自己在北京人生地不熟,调查徐原的问题和引诱对方嫖娼的难度都太大了,回答说:“时间这么短,徐原不可能那么容易中招。”他的眼珠转了转说,不如直接给徐原吃点毒品。万琳问:“这事太大了吧?”周波说,吸毒也就是治安处罚。万琳心想,只要对方吸毒,录取公务员的事肯定就黄了,到时自己就是递补的不二人选,当即表示同意。她让周波火速搞到一小包冰毒,并在网上订了去北京的车票,添加了周波的微信后,转账给他两万多元。3月16日晚,周波到达北京,按照万琳的指令,住进顺义区的一处小旅馆。

  阴谋败露作茧自缚:主雇同台受审领刑

  2018年3月17日上午10点左右,徐原正在农产品公司上班,一个自称“欧阳承恩”的人(即周波)出现在徐原的办公室,说是来应聘的。徐原听出对方的湖南口音,与化名“欧阳承恩”的周波攀谈了几句,并热心接待。中午,他带着这位老乡在附近小餐馆吃了午饭。下午1时许,单位负责人在徐原的办公室和“欧阳承恩”见了面,当场同意录用他做农产品理货员,要求“欧阳承恩”第二天提供身份证件。

  整个下午,徐原带着“欧阳承恩”在单位熟悉情况,并在办公室向他介绍工作流程和要求。其间,徐原还接待了其他应聘人员,从办公室出去几趟。周波趁徐原不备,在他的水杯里投放了毒品,并亲眼看到被不知情的徐原喝下。还在他的办公桌上的电脑键盘下偷偷放了一袋冰毒。次日,周波打顺义110举报了徐原。民警接到举报,赶到徐原的办公室电脑键盘下起获甲基苯丙胺0.05g。徐原被民警带离检验,从他的尿液中检出苯丙胺和甲基苯丙胺。

  周波打了举报电话后,躲在农产品公司附近偷偷观察,看到徐原和民警一起走出大门后,立即发微信给万琳说:“大功告成了。”万琳叮嘱周波:“赶紧打电话给招考单位。”并发出了办公电话。周波照办后,购买了回湘潭市的车票。而万琳得知事情办得如此顺利,心里激动不已。实力竞争对手终于被挤出了局,公务员的递补对象肯定是自己,当晚,万琳回到住处休息,她几乎彻夜不眠。想象着自己接到国考录取通知书后,周围人羡慕和佩服的眼神,整个人都飘了。

  然而,细心的办案民警听取了徐原的辩解和农产品公司领导及其同事的意见,认为事发蹊跷。通过摸底排查,迅速发现了“欧阳承恩”是虚构的身份,且短短数天内,连续两个湖南人来徐原所在公司应聘,而女性应聘者竟然是徐原报考机关的第二名,诸多迹象表明,这很可能是一起精心策划的构陷!顺义警方联系湘潭警方立即传唤万琳,万琳矢口否认与“欧阳承恩”相识。但是,警方已经查到了万琳多次通过电话和微信联络过周波及周波往返北京的行程记录,迅速将周波抓获归案。周波供认了奔赴北京到农产品公司应聘并投毒的犯罪事实,并指认了万琳是雇主。

  万琳归案后,交代了雇用周波的动机,并向周波提供购买毒品的资金及费用和报酬的事实。

  2019年12月26日,顺义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万琳、周波涉嫌欺骗他人吸毒犯罪案件。法庭上,万琳悔恨地说,为了得到编制,自己丧失了做人的底线,玷污了教师这个职业。她表示认罪悔罪。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万琳、周波无视国法,合谋欺骗他人吸食毒品,其行为已构成欺骗他人吸毒罪,且系共同犯罪,依法应予惩处。万琳、周波到案后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故依法对二被告人从轻处罚。周波在犯罪过程中参与并实施了计划、购毒、投毒等行为,其虽不是犯意的提起者,但对于犯罪的实施起到了重要作用,不能认定为从犯。

  2019年12月26日,顺义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万琳犯欺骗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周波犯欺骗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目前,徐原已正式在国家某机关上班,成为一名公务员。他至今都觉得不可思议,他通过公平竞争获得国考第一名,却被第二名当作挡路者,必欲除之而后快,结果对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在当前严峻的就业压力下,千军万马考国考的竞争日趋白热化,由此衍生很多社会问题。万琳原本是一个不错的教师,只是没有编制而已。然而,正是她考编的执念,才导致走火入魔。

  其实,编外教师和在编教师同工不同酬的现象,越来越受人诟病。随着教育体制的改革,这个问题将会逐步解决。就在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从2019年起,每年按15%左右比例,将现有编外合同制教师通过考核择优转为备案制教师,原则上10年内基本消化完编外合同制教师。

  (因涉及隐私,文中单位和人名均为化名)